安琳「主混全职」

☆黄少天预警☆

安琳叨逼叨:

日常草稿流从来不正经
因为正经……也画不好看
头像源于自己
不太会说话,话废一只,有时候语气不好真的抱歉哇
有时候会突然负能甚至发一些影响大家心情的东西www……请把它们忽略

「正式的」自我介绍:

这里安琳!
图力不足上色废「☜不会画画希望大家多给我些意见呗我不玻璃心都能接受」;
写字一般般,据他人描述,我的字很有个人风格,可以认得出,虽然我也一脸懵但就这样;
励志多看书练就好文笔成为好文手♡「☜虽然我暂时还没写多少文」

个人喜好:

近期痴迷全职高手无法自拔
喻文州黄少天大本命!
蓝雨本命战队!
喻黄本命西皮!不拆不逆!喻黄一生推!

☆所吃西皮

「全职」:

喻黄,方王,伞修,双花,双鬼,周江,周翔,林方,韩张,昊翔,刘卢,叶蓝,春蓝,郑徐,周叶,王叶,肖戴,魏方,庙药,all叶「勉强可以,只要憋把喻黄二人拉上」

※站叶黄王喻「☜只要拆了喻黄」楚橙友情向拒吃他们西皮!

「镇魂」:

巍澜,楚郭

「魔道」:

忘羡,追凌,曦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八成是真爱辣」

请多指教,蟹蟹♡

百日喻黄DAY 3
「流言」
「喂!角落那个!吊车尾的!」
青训营的一部分孩子总会如是称呼喻文州。

黄少天听着这一切,

心中很不是滋味。

他想起喻文州工工整整认认真真的总结、笔记,

又想起排名上最后一位的他,

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吊车尾的!」

那部分孩子又叫着喻文州,喻文州没有回答。

「你们怎么能这么称呼别人!」

黄少天无法再继续忍受喻文州被别人这么叫还能忍气吞声。

「他?就一垫底!靠运气上来的吧。无所谓啦!」

「不过啊黄少,你可是咱蓝雨的明日之星啊,未来的联盟总冠军,管他干嘛!」

「你和他再熟他也是下一轮就未必留这儿的人了,在乎这些干嘛!反正叫了他也不会生气,黄少你也叫个呗!」

那群孩子把黄少天团团围住,仿佛捧着蓝雨未来的冠军奖杯。

「这……不好吧……」

黄少天苦笑着,看着他们。

「又不会有什么事!无所谓的啦!不信你看那谁谁,他都没在意过!」

他们起哄着。

「哦,那……」

「吊……」

黄少天的唇齿僵在空中,不知道该不该说出下一个音。

他看了看周围团团围住他的炽热的眼神,仿佛他已经是蓝雨老大哥,一帮小弟注视着老大做计划中最关键的一步。

「车——」

黄少天又迟疑了。

算了算了,第二个字都说出来了,我这回可算是把良心都拼进去了。

「尾。」

话音利索地落下。

周围的孩子们望向喻文州那个角落,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黄少天尴尬地站着,平日嘚不嘚个不停的嘴现在甚至都不敢闭紧。他紧抓着裤缝。他知道他做了件对不起喻文州的事,他做了件对不起朋友的事,他做了件对不起良心的事。

罪恶感在他心中蔓延,膨胀,爬满整个胸腔。

他掌心中的纹路挤压着汗液,压到指缝,掌根。

喻文州手上训练时并不快的速度渐慢,直至停在键盘上。他左手抬起,把一边的耳机拿起来,转过身——

「嗯?少天?有什么事吗?」

他的脸上是苦笑——是无奈和无力,是固执和倔强。

他苦笑,笑自己竟会被好友嘲讽。

他无奈且无力,无法改变自己手速慢的事实。

他固执又倔强,即使暂时无法改变,但他会继续努力。

不想承认,又不得不承认。


我的确吊车尾
我的确手残

那这样的我

少天
你还愿意跟我继续做朋友吗



安琳叨逼叨:
好像突然友情风波了这是?
文州只是有点不敢相信那句「吊车尾」是从少天嘴中出来的吧。
我感觉我要开始偏题了,
明后两天进度看能不能掰回来……
我作文就爱偏题的说……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