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琳「主混全职」

☆黄少天预警☆

安琳叨逼叨:

日常草稿流从来不正经
因为正经……也画不好看
头像源于自己
不太会说话,话废一只,有时候语气不好真的抱歉哇
有时候会突然负能甚至发一些影响大家心情的东西www……请把它们忽略

「正式的」自我介绍:

这里安琳!
图力不足上色废「☜不会画画希望大家多给我些意见呗我不玻璃心都能接受」;
写字一般般,据他人描述,我的字很有个人风格,可以认得出,虽然我也一脸懵但就这样;
励志多看书练就好文笔成为好文手♡「☜虽然我暂时还没写多少文」

个人喜好:

近期痴迷全职高手无法自拔
喻文州黄少天大本命!
蓝雨本命战队!
喻黄本命西皮!不拆不逆!喻黄一生推!

☆所吃西皮

「全职」:

喻黄,方王,伞修,双花,双鬼,周江,周翔,林方,韩张,昊翔,刘卢,叶蓝,春蓝,郑徐,周叶,王叶,肖戴,魏方,庙药,all叶「勉强可以,只要憋把喻黄二人拉上」

※站叶黄王喻「☜只要拆了喻黄」楚橙友情向拒吃他们西皮!

「镇魂」:

巍澜,楚郭

「魔道」:

忘羡,追凌,曦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八成是真爱辣」

请多指教,蟹蟹♡

摸喻喻!!!
是文州州噢!!!
官方的幼喻真阔爱!!!
玩玩
一个脑洞嘿嘿嘿

黄少天生贺24h活动搞事大队文目录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解一下!

暴躁老鸽芬达太爱自己的小弟了:

咸鱼主催: @芬某人说自己是魔法少女 


活动tag:黄少天十八岁24h搞事大队




下面是各个时间段的文目录


0h: @江湖神棍厌阳君  


 【叶黄】魔王与剑客不得不说的




1h: @来口冰工厂   


【黄少天中心向】最初的光芒




2h: @名著使我快乐  


 【黄周短漫】壁了个咚




3h: @钦袖 


  【黄少天中心】逐光者




4h: @洛寒   


【黄乐】请携带好您的随身贵重物品




5h: @涸辙无墨  


 【all黄】迷途




6h: @来口冰奶昔 


  【喻黄】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7h:   @那撒修  


 【粮食向】以梦为马




8h:   @陆相期   


【黄少天中心】药丸的联盟的塑料友情




9h:    @安琳「主混全职」  


 【黄少天中心】夜雨星明




10h:  @北川有暖   


【黄少天中心】飞过麦田




11h: @扶柒   


【黄少天中心/西幻】黑荆棘的梦




12h: @可乐酱酱  


 论黄少天看完叶修和他弟弟的聊天记录想分手的决心面积有多大




13h: @苏漓-Tear 


  【黄沐】时光流转




14h: @叶随秋去有点儿寒


   【黄喻/R】反正是车我也不知道题目是什么




15h: @夜雨声烦在孤舟  


 【黄乐】烦花文景




16h: @芬某人说自己是魔法少女  


 【黄我姐妹情】我来讲讲我和我的好姐妹黄少天的故事




17h: @方方方方不是诀  


 【王黄】Earned It




18h: @今天的黄少天没有吃秋葵 


 【个人向】锋芒




19h: @龙月  


 世界赛的最后一战




20h: @非主流道系马猴烧酒


   冰雨传说




21h: @白洛漓 


  神曲




22h: @夏清明-懒癌患者不容反驳  


论蓝雨战队是不是一个正经的战队




23h: @diyikeaixunianwei   


【黄少天x你】归宿






活动从四月份开始招人,七月二十五日截稿,过程中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感谢所有留到最后的太太,没有你们就没有这次活动,一定要给你们比个心心!


这次24h活动到这里就全部结束啦,感谢各位太太的参加,最后还是要祝少天十八岁生日快乐!

【黄少天生贺24h/09h】夜雨星明

上一棒 @陆相期
下一棒 @北川有暖
↑↑↑前后都是太太压力山大啊♡

少天天18岁生日快乐!
成年快乐!合法上天!「只有等到这一天啦」

※微喻黄
※可能会有不止一点ooc
※不会写打斗而且极大可能跟原著里很像
※有私设
※文笔不好致歉
※废话连篇致歉
※此文根据「小曲儿」的《夜雨星明》这首歌写的,大体是我对歌词的一些自己的理解吧www
※可能会有很多撞梗求轻喷www

「一」

破世上的人声正鼎沸,任锋芒去交汇。心不畏,任风雨如晦,为荣耀同举杯。夜雨中炽热纯粹,战术中沉着应对。

又一野图boss刷新时,各大公会再次拉开勾心斗角之序幕。野图boss被各家公会团团围住,各家公会第三区会长站出来,又开始了他们所谓的“谈判”。全场鸦雀无声,只是依稀听得见会长们的窃窃私语,而会长们的谈判结果仍是一如既往——没有结果。

除了这些站在明处的,暗处的人也不少。拾荒者遍布周围树林、灌木丛、草地。但黄少天知道,他与这些人不同。拾荒多没意思啊,净玩些阴的,要抢就光明正大地抢,混战PK什么的就不错,还能爆装备。这位身穿蓝布衣的剑客躲在一棵葱郁大树后如是想。

“怕什么?上啊!”

不这是哪位如此冲动,在场面尴尬了好一会儿后,终是憋不住了,吼一嗓子后便见一柄战矛直插boss身上,后面紧跟一角色,头顶显示的公会是——嘉王朝!

嘉王朝是这赛季的冠军队嘉世战队的公会,嘉世战队队长叶秋所使用的账号卡职业正是战斗法师,嘉王朝自然成了战斗法师的聚集地。

嘉王朝公会玩家强行开启战斗,其他公会见嘉王朝率先开火,便抱着“你不仁我不义”的心态,陆陆续续加入战斗,开始了对boss的争夺。

场面愈发混乱。

一名剑客趁乱闯入战局,光剑反射出树叶缝隙中钻出的光,在战场上闪烁得格外耀眼。这名剑客在战场穿梭得迅速,携着一路刀光剑影,带起一簇簇飞溅血花,飞奔,跳跃。在混乱中PK,打别人个措手不及,打得过就带着少年独有的意气风发一战到底,打不过就在对方增援来之前,借乱溜走,至于他PK不过的情况,那还真不多,这机会主义者的名号可不是盖的,自是找准机会才利刃出鞘。

“哟!又是这小子啊!哪的人啊?敢杀我蓝溪阁的人?!”黄少天击杀了一名蓝溪阁的治疗,恰好被魏琛看到,发现是个老熟人,“又是你夜雨声烦!你得感谢老夫今儿没工夫管你!哼!”

剑客在人群兜了几圈,杀人于无形。最初的所有公会集火,到中途渐渐有公会意识到形势不对退出,现在已经没几家公会留下了,boss也快红血了。人少了,黄少天再趁火打劫,那些早已无心抢boss的玩家自会集火他,他就一穿布衣的剑客,状态也早就不满了,哪里经得起集火?于是,他就藏在人群中,时不时给boss来几记冷剑。

即使他这么搅局,就他一个,终究没成什么大气候,野图boss也有惊无险地被蓝溪阁拿下。

虽说蓝溪阁到底是拿到boss了,但对于boss提前进入红血状态,魏琛仍是心有余悸。因此,他特意关注了夜雨声烦,发现他几乎每次抢野图boss时都在(除了深夜刷新的),每次的目的就是搅局,且每次都能全身而退。

这种人看了就令人不爽,于是他决定去会会这个小剑客。

在一次绝佳的机会——蓝溪阁公会玩家猫在角落里偷杀boss时,被顺路遛弯的夜雨声烦发现了。夜雨声烦蹲在一块巨石后,观察着外面的形势。

他发现时已经很晚,而现在,boss都红血了。蓝溪阁精英小队拉开八人阵型,魏琛的索克萨尔在一旁指挥战斗。

机会!

夜雨声烦化作一道蓝色光影杀入阵中,身形移动过快,导致魏琛看不清他头顶的ID,但魏琛有预感:搅局,破坏阵型,扰乱战术计划——夜雨声烦!

“好小子,杀这boss都能遇上你!真不安生!”

魏琛心中暗骂一句。

“计划有变,听我指挥,换阵型。”

魏琛见自家阵型受夜雨声烦影响已混乱不堪,在团队频道敲下这么句话。

「二」

有一道银光拔地落刃于掌锋,逆风的战歌正破空,星辉的牢笼将心上热血翻涌,连灵魂都挣扎躁动。

蓝溪阁精英小队立即按魏琛的指令变换阵型。可黄少天不知道,当他们还在杀boss呢!他立马找到一个阵型漏洞,钻了进去。

“好!”魏琛心中窃喜。

自黄少天见空当钻进阵后,阵型开始收缩,而黄少天的剑依然是一剑剑结结实实地砍在boss身上,以为他仍没被发现,蓝溪阁还在缩小对boss的包围圈,直到他发现有技能打到他身上。技能一命中,黄少天便知暴露了,开始毫无顾忌地暴露本性——数不胜数的文字泡从他口中炸出,铺天盖地,遮了个满屏。

包围圈向着夜雨声烦逐渐缩小。突然,他发现八人阵中出现空当——因为boss的仇恨还在蓝溪阁精英小队身上呢!便一个三段斩开路,向空当钻去——光剑耀眼的银光拔地而起,剑客向前一跃,腾空之时舞三剑,带着仿佛能撕碎一切的破竹之势向空当冲去。

霎时,黄少天眼前蓝光一闪,六道光柱从天而降——六星光牢!

“可别忘了,指挥也能参战啊小子!”

魏琛操纵索克萨尔缓缓走来,精英小队转移目标继续杀boss。

依黄少天这心气,汹汹气势突然间被浇灭,自是耐不住性子,手上便不安生了:

“你设套坑我!”

“这叫战术,请君入瓦懂吗?”

“是请君入瓮吧!”

“我……我才不管,反正就那意思!”

没几秒,夜雨声烦便挣脱了六星光牢的束缚,但在术士索克萨尔的强大控场能力与蓝溪阁精英小队的巧妙配合之下,夜雨声烦一人自是寡不敌众。

“蓝溪阁!!!咱们走着瞧!!!”

这是夜雨声烦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好嘞,boss咋样了?”魏琛长吁一口气,转身奔向野图boss那边的战场。

“得,一波带走!漂亮!”随着魏琛如释重负地放下鼠标和系统公告,野图boss被蓝溪阁公会成功击杀。

杀完boss,魏琛在查找页面找到了“夜雨声烦”,申请好友。对方第一时间同意了。同意后没几秒便开骂:“我又不抢你们boss!跑还不行吗?干嘛非得杀我!你们蓝溪阁竟是这样的公会,也怪不得是你这种会长带出来的……”

魏琛见这满屏刷着的消息,头都大了,也没看内容,直接问了句:“你小子水平还可以,有没有考虑过杀进职业圈?”

“职业圈?打职业联赛吗?职业联赛我倒了解一点,今年嘉世蛮厉害嘛……”

“嗯,你再瞧瞧咱蓝雨,实力也不错吧!蓝雨青训营确定不了解一下?”

“青训营?!你们蓝雨终于准备把你们传递无下限精髓的魔爪伸向青少年了吗?!使不得啊!再说了,要去也是去嘉世的啊。”

“嘉世?!你跟我提嘉世?!你有所不知,嘉世那帮道貌岸然衣冠禽兽的家伙下限可都是负啊!你还不如来我们蓝雨!”

“算了算了我再考虑一下,现在还上学呢,还不一定呢!”

“蓝雨青训营随时欢迎啊!”

打游戏倒是挺开心的,但以打游戏为生……我可以吗?

这个盛夏,这个刚满15岁的少年陷入了第一次人生抉择中。

「三」

当世界投掷一眼无悔,愿幸事的积累,许霜雪中不平凡相会,等荣耀同归回。盛夏里一期一会,敬谢这一生作陪。

“再怎么样高中大学也比你去打游戏好吧?天仔你别被游戏洗脑了!”黄少天妈妈火冒三丈,在客厅跟黄少天吵着。

“妈,我成绩都这样了,就算上了高中大学能有多大出息,再重蹈覆辙枯燥无味的生活吗?再为了生存而生存?”黄少天激动站起,“我喜欢荣耀,非常喜欢,你就连一次试试的机会都不给我吗?”

黄少天将门一摔,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他坐在电脑桌前,望着显示屏出了神。

他不解,为什么他妈妈仍对他的成绩抱有希望,他不想学,也不喜欢学,他更不解为什么妈妈如此排斥电竞,电竞选手也是职业啊,为什么不能受到同其他职业一般的公平对待?

他抓了抓头发,心烦意乱。

算了,先这样,下次再跟她讲。开机,插卡,上荣耀。

“哟,你小子上线了啊,考虑得怎么样?”

又是索克萨尔。

“这才几天啊,给我点时间行不行,再想想再想想。这种人生大事肯定得深思熟虑啊不是吗不是吗?!”

“野图boss刷新,跟我们去刷个boss吗?”

“我干嘛要跟你们,我自己去不行?”

“带你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别把我给你们卖命说得那么文艺行不行?恶心不死你!”

“哎哎哎,怎么能说是卖命!多难听啊!你该杀人杀人,该搅局搅局,不干扰到蓝溪阁抢boss就行了。”

“行行行,在哪在哪?”

“我带你去。”

又一场boss争夺战打响。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这么重视boss吗?”

战时,魏琛抽出手跟黄少天私聊。

“要材料呗!”

“那你知道,我们要这么多材料干嘛吗?”

“充实公会仓库,吸引别人入公会,壮大公会力量呗!”

“远远不止这些,抢boss所得材料,尤其是稀有材料,是用来给职业选手打造银武的。自制武器那可是最适合自己,用得最顺手的武器啊!”

话音刚落,黄少天盯着显示屏上自己的橙武:银武?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有拥有银武的机会,自己也从来不会自制武器……

职业圈,会有多少手持银武的角色,会见识多少与网游不一样的东西呢?

……

随着和魏琛更多的接触,抢boss,竞技场,下副本,节日活动……黄少天对职业圈愈发憧憬,对魏琛所谓的“合作”也从不屑,不愿,勉强的态度渐渐转变成接受,积极,他还想更多更多地了解有关职业圈的所有所有,然后把它们告诉妈妈,希望妈妈也能接受这个新兴的行业,支持自己。

“好的,魏队我知道了,那天仔就交给你了,管不住随便打。”

“啊哈……行行,那等孩子念完初三就可以来青训营报名试训了。以他的实力,在青训营留得住,一不小心就能成为职业选手了也说不定呢!谢谢您的支持,啊,就先这样。”

黄少天嘴炮终是敌不过妈妈,于是请魏琛来跟妈妈沟通。最终也是如愿以偿进了青训营。

“这孩子就麻烦魏队您了。”黄少天妈妈把黄少天送到蓝雨俱乐部门口。

“不麻烦不麻烦,他将来定大有一番作为哩!”魏琛领着黄少天进去。

在蓝雨青训营,黄少天以他的实力,以他自来熟的性格,以他的人气,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明日之星,他和每个人都有所交集,与邻桌人关系更是不错。几次选拔过去,黄少天一直稳坐第一宝座,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最熟悉的始终是与他同时进来,通过层层选拔仍留在青训营的同期生。

一年过去,下一期的人都来了,同期生的情谊更显珍贵。而在剩下不多的同期生中,黄少天渐渐注意到了喻文州。他让人不知该如何定位他的实力,经过层层选拔仍能留下,说明实力还是有的,但每次选拔都稳在倒数几位,擦边通过。他对喻文州心生强烈的好奇,便开始慢慢多去接触他。

一开始也只是好奇,好奇他的实力,好奇他怎么做到的。逐渐深交后,越发觉得这是个神奇的人:仅靠着他的头脑,撑到现在。他和喻文州PK过,对战中没感受到一点喻文州因手速跟不上的焦虑,反而被他的控场能力和预判能力打得极其难受,即使最后他赢了。不打不相识,这俩一相识,便离不开对方了。

第二赛季末,魏琛最后一次来到青训营,众所周知,那次他连输了喻文州三局,喻文州突然就成了青训营大家关注的焦点,跟黄少天一样,成了方世镜的重点培养对象。

「四」

有一道银光拔地落刃于掌锋,逆风的战歌正破空,星辉的牢笼将心上热血翻涌,连灵魂都挣扎躁动。

第三赛季初,基本可以确定喻文州和黄少天可以成为职业选手了,至于哪个赛季技术成熟到足以出道,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蓝雨的未来,就看他们了。”

方世镜如是想着,把“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名字在座位表上划在了一起,也加进了加训名单中。

除了每日必要的基本功练习,在加训之时方世镜会来单独辅导他们练习配合。

夏日夜晚的闷热,窗外嘈杂的蝉鸣,终于成为压塌黄少天耐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靠我靠我靠,喻文州你能再快点吗!刚刚那个束缚术差点没卡上时间,要没卡上时间我可是要被干掉的知道吗知道吗!”

喻文州仍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满脸苦笑。

“要一开始你俩就能配合上现在还练什么?黄少天你也注意一下自己的问题,按你这么打,全队的节奏会被打乱的!”

方世镜在一旁批评道。

“还有文州,你要尽快在练习中熟悉黄少天的作战风格,全力去配合他进攻,用你的战术,和你强大的预判能力。”

“嗯。”喻文州仍盯着屏幕,眼神坚定。

“好……”黄少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这是他们第一次练配合,这是蓝雨的剑与诅咒的开始。对于喻文州,他不仅要保护好自己,还要坚守住队友的后背。对于黄少天,他不能再一味自顾自地猛冲,他要为队友在前方杀出一条血路,冲出胜利的希望。

团队练习软件中,两人账号加载,进入。

夜雨声烦见周围没有遮挡物,三段斩起手,向前冲去。喻文州的术士的咒术随后跟上,仿佛夜雨声烦剑上的剑气一般,缠绕着剑向前冲去。夜雨声烦冲到,发动攻击,系统模拟的对手却向旁一偏,躲过了,夜雨声烦的上挑和术士的束缚术双双落空。

“再来!”

“好,你剑影步吸引他注意,阻挡视线,我控制住他。”

此时已近身,夜雨声烦便以上挑起手,剑端锋芒划出一道银色弧线,对手浮空,接着又一记仙人指路,剑光所指,对手被剑气吹飞,距离立即拉开不少。空间足够!剑影步!包括他自己共六个残影向对手冲去,可能不太稳定,但他的目的不是这个。对手轻轻松松击碎残影,却万万没想到一记鬼影缠身已近在眼前。不出所料,对手结结实实地吃下了这招,状态陷入混乱,夜雨声烦趁机一波输出,术士也早就开始了下一个技能的吟唱。对手状态回归正常,夜雨声烦技能被打断!顿时,六道蓝色晶莹光柱从天而降,困住了对手。在对手惊慌失措之际,仿佛能从黄少天眼中看见与他一身装束完全不契合的火红的炙热的火焰——机会!夜雨声烦再度冲上前。

毋庸置疑,他们赢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默契地转过头,相视一笑。

“你们此局的胜利固然值得高兴,但别忘了这局的难易程度,继续加油吧!”方世镜笑道。

“文州,再开一局!来吗?”

“好,一起!”

……

日复一日的训练,时间齿轮转瞬就到了第三赛季末。

“下一个赛季,就交给你们了!”方世镜笑着,拍拍两人的肩。

“队长,那你呢?”喻文州满面愁容。

“我啊,老了哈哈哈……”方世镜苦笑着,转头望向天空,“你们还会有很多个蓝雨的夏天,好好加油!”

“方队,那你可不能像魏老大那样!招呼都不打就走人!”关于队长退役的记忆,黄少天是有的,但他不希望再多一次痛苦的回忆。

“好,好,不会的,少天放心吧。”

……

终于,我们的时代要来了吗?

喻文州和黄少天同时看向显示屏中自己的角色——术士,蓝雨一直以来的传统核心;剑客——蓝雨新的利刃。

终于,要把我们的角色带上赛场了吗?

恍惚间,两位少年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沉重,有力,一下一下,击打着胸腔。

「五」

剑影如诅咒便是最初的始终,束缚的咒语正吟咏,布局的最后从容不迫的行踪,正值他的一腔英勇。

终于,第四赛季。喻文州、黄少天和郑轩出道,成为蓝雨战队的一员,其中,喻文州接替方世镜担任队长,黄少天担任副队长,而方世镜,宣布退役。

从此,蓝雨双核,剑,与诅咒,正式征战荣耀职业赛场。

人们对喻文州和黄少天期待颇高,一出道便是战队核心、主力、正副队,和去年的王杰希情况有所雷同,令大家对他们怀抱了极大期望。

可俗话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职业选手终究和训练时的对手不同,场上形式灵活多变,喻文州和黄少天再怎么了解互相的作战风格,再怎么配合默契,都在处处碰壁。

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在团队赛一开场便不见踪迹,对手当然也清楚对方少一人不在明处,自是有所防备。突然,对手从侧翼发起进攻,位于最前方的弹药专家、狂剑士立即迎上,不料对方是一出声东击西,让核心从侧翼牵制,主力正面进攻。召唤师一直和术士站位偏后,此时术士身旁只有召唤师和站位最靠后的守护使者了。面对敌方主力,硬着头皮也得上了。召唤兽向敌方猛扑上去,即使很快被摆平,也给我方拖了时间。

几轮技能交换过去,对方核心选手还剩一半血量,而我方狂剑士已被带走,弹药专家血量也仅有一半。另一边战场,对方被我方带走一名刺客,另三名角色多少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我方仅剩一残血的术士和血量三分之二的召唤师。对方发现了喻文州的手速缺陷,一直在针对他攻击。

对方核心选手突然从战局一侧跑开,来支援自家主力,同时我方弹药专家和第六人气功师也赶来这边战场。

这边混乱不堪,双方治疗在后方忙得不可开交。

夜雨声烦仍未出现。

他一直猫在战场一角寻找出手的机会。

突然,他看见对方核心选手抽出空当对术士进行偷袭。术士已经残血,吃不下他这一技能了。

管它什么机会不机会,先把队长救下来再说!

夜雨声烦冲出,为索克萨尔挡下了伤害。

既然已经暴露,黄少天便再无顾虑,操纵夜雨声烦开始大杀四方。

“上挑!”“连突刺!”“拔刀斩!”“三段斩!”“我砍!”“斩斩斩斩斩!”……随着快溢出屏幕、越来越多的文字泡,对方两名选手倒在了冰雨之下。可最终,战数人后的夜雨声烦还是不敌对方的核心选手,倒下。

黄少天万万没想到,他的突然冲出,暗示了队友保住队长。

最后,蓝雨输了。

赛后复盘。

“关于团队赛,首先批评一下少天。虽然很感激你出手相救,你那一波爆发也值得赞赏,但你的行为给了队友错误的暗示,导致之后全队攻击束手束脚,没能展现出蓝雨真正的实力。这是荣耀,胜负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建议少天多培养大局观,切忌意气用事。”

喻文州虽是温柔笑着,如平常那般,可语气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严厉。

“嗯,一定!”

黄少天沉思着,回应道。

一场又一场比赛下来,新队员们深刻体会到了职业联赛的残酷。当新老队员磨合德越发默契时,蓝雨遗憾地止步于季后赛了。

“下赛季,再一起努力吧!”喻文州笑道。

「六」

岁月间流逝指尖的细微颤动,都算作命运的汹涌,往来人称我一句盛世的英雄,成今时不平凡平庸。

转眼之间,第六赛季。

本赛季最后一场团队赛。现在场上还剩方士谦、王杰希、喻文州和黄少天。

夜雨声烦率先开着嘲讽嘴炮迎上,王不留行骑着扫把飞下。两人擦肩而过。

“老王,看这交换谁值了!”

说着,黄少天去攻击方士谦,王杰希和喻文州周旋。

治疗职业再强,PK也不是其他职业的对手,方士谦顶不顶得住就看王杰希能否尽早击杀喻文州来支援他。

可惜他没等到,反而黄少天有时间去救喻文州了。

夜雨声烦返回,王不留行飞上,寻求反攻的机会,力争能扳成一对一的局面。

直到最后,王杰希也没找到机会,反而被喻文州的一次次预判攻击控住,被黄少天一次次小爆发耗死了。

黄少天坐在电竞椅上,鬓发暗藏的最后一滴汗滚落下来,手指停止高速跳跃却仍不舍离开键盘。

“队长,我们……我们赢了!”

他躺在电竞椅上,侧过头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也偏过头,脸上激动、欣喜之情,再难掩饰。

两人都看见,对方的眸中,晶莹透亮,盈着满是泪水,泪中倒映着一旁显示屏上金灿灿的“荣耀”二字。

……

颁奖台上。

“荣耀职业联赛第六赛季总冠军是——蓝雨战队!”

主持人高声宣布。

冯主席上台,将沉甸甸的奖杯放在喻文州手中,抬头欣慰地看着蓝雨队员。

“祝贺你们!继续加油!”

随后,冯主席下台。

蓝雨战队队员们围成一圈,高举奖杯,合影。台下观众沸腾起来。

黄少天比着象征“victory”的剪刀手,孩子般咧着嘴笑着,笑得明媚,露出的小虎牙都熠熠生辉。

“宇宙第一好战队——蓝雨!!!”

那个曾经一脸愤懑说着“蓝雨,咱们走着瞧”的少年,如今身披万丈光芒,站在领奖台上,如是喊着。

他们背后的大屏幕上,是耀眼的蓝雨队徽,是由雨滴和六芒星,由剑与诅咒组成的蓝雨队徽。




「END」

百日喻黄 DAY 13 & 0810黄少天成年快乐呀

打死不更正经剧情系列「都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在刚开始是打算更剧情来着」

画了个天天和老喻凑情头吧
「越看天天越发不顺眼抱歉脸型真的毁」

不会上色硬着头皮肝

希望能有阳光的感觉www

而且还顺便就当少天成年生贺啦「☜我可真是懒」

把喻黄捧在心尖尖

他们世界第一好!

黄少天生贺24h搞事大队了解一哈

这个阵容除我皆佬,了解一下呗(ˊ˘ˋ*)♡
少天天生日一起搞事呀
今年就能上天啦!!!

芬达仙仙:

他是肆意张扬的少年,是赛场上寻觅时机一击必杀的剑圣


我们可爱的少天儿就要十八岁成年了


我们在三次元等着他一赛成名




活动tag:黄少天十八岁24h搞事大队




主催:芬达 @芬达仙仙 




活动时间:8月10日当天0:00—23:00




内容:少天中心向和少天cp文(反正就是很杂什么都有,跟多啦A梦的口袋一样)




下面是成员分布——


0:00 @江湖神棍厌阳君 


1:00 @来口冰工厂 


2:00 @名著使我快乐 


3:00@钦袖 


4:00 @洛寒 


5:00 @涸辙无墨 


6:00 @来口冰奶昔 


7:00 @那撒修 


8:00 @想吃烤面筋 


9:00 @安琳「主混全职」 


10:00 @北川有暖 


11:00 @扶柒 


12:00 @可乐酱酱 


13:00 @苏漓-Tear 


14:00 @叶随秋去有点儿寒 


15:00 @夜雨声烦在孤舟 


16:00 @芬达仙仙 


17:00 @方方方方不是诀 


18:00 @今天的黄少天没有吃秋葵 


19:00 @龙月 


20:00 @非主流道系马猴烧酒 


21:00 @白洛漓 


22:00 @夏清明-懒癌患者不容反驳 


23:00 @diyikeaixunianwei 



即使我不是太太我也没脸没皮地觉得生动形象👌👌👌

不尽长江滚滚来:

荔荔灼馨:

🤫🤫🤫

莫染_:

还有突然求评论红心蓝手——

【最近涨粉这么多为啥消息提示这么少?关注了我又不和我互动是为了暗杀我吗?】

盏鹤:

哈哈哈非常真实了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糊一张文州州的头像
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温柔和温暖
不会指绘还在摸索中「难受」

其实画这张的初衷不是头像
是最近特别喜欢《你对梦至死忠诚》这首文州州的生贺曲
为「而你点头承认,却又置若罔闻」这句画的
感触颇深
画却画不出我内心万分之一的汹涌沸腾「难受」

我想表达的……
大概是……
文州州被别人否认却无法反驳只能报以微笑面对的无奈吧

画着画着笑容愈发温暖「允悲」

百日喻黄 DAY12

老da喻幼xiao黄paro

我安琳就是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上色啦!

不会上色很憋屈www

一上色前功尽弃只好臭不要脸发出来……

「脑洞」各大队长退役时的交代

※OOC属于我
※一写文就感觉很正式就欢脱不起来
※我有努力在让这篇成为搞笑文
※有些战队真的不会写,我的锅www
※后面不是偷懒是我真的不会写
※越写越偏题越写越严肃
※私心庙药,微卢刘,微高乔「乔高也行」,微周翔

「蓝雨」

喻文州:

瀚文,你们一定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的,加油吧!

「顺带一说,照顾好队里的柯基,别偷懒不给它洗澡,训练要劳逸结合,记得每天要做手操。你跟小别关系好我不介意,但希望你不要违背庙药的攻受关系(不然你就给我回来内部消化吧)。还有,其他战队来访前记得把女厕里的杂物清出来,虽然没有女队员,但也不能就这么认栽了。最后,多招女队员,训练营的也行,告诉他们咱庙里不仅有和尚,还有尼姑。」

「微草」

王杰希:

英杰,要肩负起微草的未来啊!

「还有,训练室窗边的花花草草要照顾好,宿舍楼下有个角落是专门收留流浪猫的,记得要去喂它们,多照顾照顾它们,雨天往那丢把撑开的伞。你和小乔走得近我能理解,但他们的队服真的有碍我大微草王朝清新又富有活力的绿色调,所以每次和兴欣比完别一离场就跑去跟小乔打招呼,至少换套私服。」

「霸图」

韩文清:

奇英,霸图的下一个十年交给你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霸图的队长了,该批评的要批评,不要觉得他们有些人是前辈就不能批评。你如果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你就按这个说:个人赛错漏百出,要打法没打法,要拼劲没拼劲!但总有一天你必须学会自己总结。
多听副队的话,不要太冲动,多向他学习学习战术。」

「雷霆」

肖时钦:

小戴,加油吧!

「我觉得你对本子如此情深深可以去漫展卖本子赚点外快啊!」

「兴欣」

叶修:

加油吧,少年们!

「另外,一帆你别信外人说什么你要肩负起兴欣的良心,好好想想咱们夺冠那整个赛季,哪一战用到良心了?在兴欣,荣耀的胜负输赢才是最重要的,良心是不存在的。」

「呼啸」

林敬言:

呼啸变了,但会不会变得更好,靠你了。

「带着队伍一往无前固然好,但不能太急于求成。失败了别一个冲动把底下电脑总插头踢掉了。」

「轮回」

周泽楷:

孙翔……

「工皮寿在线翻译:照顾好孙翔。工皮寿补充内容:粉丝寄来的六个核桃在队里分,只给他一个人伤他自尊。另,六个核桃蛮好喝,可以当饮料。」

「百花」

张佳乐:

百花,一定会拿总冠军的!

「繁花血景不可复制,你们一定要有属于你们的新双花。备点零食,我下个星期空降俱乐部指导一下你们啊!」

「嘉世」

叶修:

如果你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只要还能打,走不是问题。另外,习习,尊重荣耀,她不是你炫耀的资本。」

「END」